您的位置:巴黎网站大全 >资讯中心>学问广场>文学>详细内容

文学

昌航月色

来源:启航 编辑:耿祥争 发布时间:2012-10-18 11:36:48 浏览次数: 【字体:

   月下谈禅,旨趣益远;月下说剑,肝胆益真;月下论诗,风致益幽;月下对美人,情意益笃。 ——题记  

                                                        

  在繁闹的都市里很久没有逢到月圆之夜了,面对漆黑的夜晚心里也不免惶恐。仰视着蓝黑色的苍穹,是那么的深邃与博大,我想:如果人也能像此时的万里苍穹一样博爱,人间岂不是少了多少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斤斤计较?

  天是黑的,地也是黑的,人也变成了黑的,仿佛你我都生活在宇宙的黑洞里,恐惧,遐想,深思。偶尔见黑洞里射进来一束亮光,还以为是星星出来散步了,却不知是飞机掠过,心里更加失落万分了。大街小巷的路灯依旧燃烧着,疲倦地发出微弱的黄光,没精打采,仿佛是渴睡人的眼;偶尔听见车辆驶过的声音,速度从来都是很急促;依稀看见远处的门面依旧灯红酒绿,丝毫没有倦意。

  盼望着,盼望着,月亮终于羞涩地露出了半边脸,还星稀泛着红晕,隔着几万里看上去就是黑色的了。周围的黑云像墨汁倾倒,天边映出花斑,也许是嫉妒吧?死活要遮盖住月亮的半边脸,越发显得楚楚可怜。果真似一把镰刀,如若一楫轻舟,定睛凝视,发觉它在摇浆起航,顺云而行,好似茫茫大海中天边映着日出驶来的一叶帆船。中间又多出了一个人影儿,难道是嫦娥姐姐呆在广寒宫寂寞么?我注视着弯月,看着它漂移,细心的眼球会发现月亮上也是层峦叠嶂,起起伏伏,难道也有山川河流,有土地,有房屋宫殿?我倒是希翼如此,那么人类不就多了一份安宁?地球岂不少了几分压力?

  南方的夜晚和白天一样炙热,大地把日晒的余热全都释放了出来。这样的夜晚睡不着是自然。心里也燥热万分,就趁着月色出来舒展一番。

  最令我魂牵梦萦的还是清水湖了,彷徨时看到它,心里有了着落;失落时看到它,心里有了慰藉;成功时看到它,心里有了告诫。月光洒满湖面。地是白的,树是白的,水也是白的,人也变白了,一片的白,把黑漆漆的黑洞也映亮了。若是冬季的夜还以为是下了雪的。大大小小的池中水,湖中水,渠中水都藏着一轮弯月,是我不禁想起:“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妙句,岂不正是如此?也岂不正合散步人的心境?湖面光滑的若滑冰场,蓬松的垂柳散乱着发髻,蓊蓊郁郁的,映在月光之下,好似一个偌大的斗篷。白光透过缝隙,星星点点的射在曲径上,弯下腰肢乍眼一看,还以为是花岗岩。

  周围的月季花,月光像流水一样,静静地泻在每一片叶子和花上,显得格外楚楚动人。有袅娜地开着,有的羞涩的打着骨朵儿,还有的含苞欲放,更有的是开着巴掌大小的花,有淡的白,浅的紫,火的红;白的好像牛乳里洗过的,红的犹如天边的晚霞,紫的若彩虹的衣裙。虽然还没有起风,但空气中依然飘出淡淡的花香,不浓,不淡,美得不妖娆,香的不刺鼻。都市的夜,我没有听见有蝉的鸣叫,蛙的歌唱,也好岂不耳根也清净了些许?

  唉!这样好的夜晚如若再起一丝凉风,岂不可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想什么就来什么。好凉爽,好惬意的的清风。我撩起衣襟,尽情的让它钻进我的身体,背脊上的汗渍,几秒钟就风干了,整个身体好像有千万只婴儿的小手在挠痒痒;又像脱光了衣服在冰山上打滚,凉到了骨髓。

  杨柳荡起了秋千,平静的湖面也跟着荡漾着,顿时起了满脸的皱纹,仿佛一下子老了七八十岁,挤兑的杨柳也发出飒飒的树叶摩擦的声音,好像丐帮在召开选举大会似的,又如打着快板要说相声了!

  风起了,月亮也露出了笑脸。如此美丽的夏夜,又怎么能少了星斗来凑一凑热闹呢?姗姗来迟的它,不断地泛着眼睛。好像在和大家道歉。不一会儿,天空中就紧锣密鼓的罗织了无数颗星星,看来今晚是星星大聚会了,你看就连北极星都出席了,好像要把天空燃烧了一样。仰望着众多星斗,就不知哪一颗是牛郎织女星了?

  弯月,林荫道,石凳,星斗,繁花,依依杨柳……多么美好的夜晚呀!还有热恋中的青年男女,挽着手,靠着肩,抚着头,打情骂俏,复苏这心里的悄悄话,让月亮为他们点灯,星斗替他们作证,男的说爱她,她又让他发誓:爱我一万年!我只愿天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情若真,何必海枯石烂;爱若诚,何必天长地久!没有爱恋的人,拉着好友,也漫步湖边,桥上,拿出手机,聊着天,听着音乐,给远方的亲人打个电话,道一声珍重,说一声祝福,然后又谈天论地,说古评今,高谈理想;还有教师挽着妻子的胳膊,牵着孩子,一老一少,踱着小碎步,静静地走着,不再像青年男女那样爱说爱笑了,因为彼此的心灵已经凝固在了一起了,正所谓:爱尽在无言中,无需注解!

  漫步桥上,流水潺潺。小桥,流水,人家,给人一种温馨的美,和谐的爱。桥上的风大,吹的更加爽朗。俯瞰桥身倒影,正如一张怀春少女那热烈的红唇,半张着,风一吹,好似芭蕉的叶在缓缓流动。诗人醉月,月启诗风。有月,有水,还有人家,又有赏月的人,怎能不让人想起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此夜,此景,此情,此人,又怎能不让人留恋?夜景处处洋溢着美,人与人之间处处彰显着和谐。正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就不知昌航以外的某个角落,是不是也有异曲同工的美妙?

  夜深了,我和他们都依依不舍地走了,告别了此夜的景与情。安静和谐的一夜,就不知哪年哪月还能重逢?夏天到了,那秋天的十五还会远吗?就不知那夜是否是:悲风骤起,凉月袭人?还是秋月秋风愁煞人?但愿不会如此吧!

  (编辑为巴黎网站大全数信学院100721班学生)

【打印正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