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巴黎网站大全 >资讯中心>学问广场>文学>详细内容

文学

昌航,故乡

来源:启航 编辑:苏晓虹 发布时间:2012-10-17 11:34:06 浏览次数: 【字体:

  有同学曾经问我,你故乡最美的是什么,我说是鸟不来,他乐了。鸟不来,好奇怪的名字,什么叫鸟不来?是一种类似于荆棘的灌木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鸟不来,但那是故乡乱石山岗上唯一的植物,春天里唯一的绿,秋天里唯一的红,同学沉默了。

  离开故乡前一天,老村长来我家说,明儿开井,让娃儿干干净净的去上学。乱石岗上有一丛丛密密的灌木丛,在灌木丛下有一口老井。故乡的人一生只有三次能用井里的水洗澡,刚出生的时候,结婚的时候,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每一次开井,都是村里有红白喜事的时候。辄沽轻轻的摇动着,井里发出嘎吱嘎吱充满韵律节奏感的声音,像一曲古老的民谣,从岁月的缝隙中溜出来,经久了时间的酝酿,变得厚重深沉。又像是某日经过乱石岗的驼铃,微风一吹,驼铃发出悦耳的声音,那样清脆的声音安定了无数人的梦境,把人的魂灵引得很远,譬如山外的世界,让荒凉的梦境也萌生了希翼。

  水打上来了,九月明媚的阳光在水里晃动着,折射着七彩的波光。父亲看着那一桶水哭了,他觉得那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殊荣,在这个封建礼教根深蒂固的村落,没有儿子的父亲从来没有机会在祠堂里给先祖上过一次香,可是他的女儿终于可以走出乱石山岗,走到外面的世界去。

  父亲用牛车将我的行李拉下山,也许是母亲放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声响在高大的岩石间回荡着。我回望故乡,那乱石岗上的茅草房变得模糊,只剩下缕缕青烟飘散在碧蓝的苍穹下,故乡已经渐行渐远,留给我的只是在那口老井里嘎吱嘎吱的音乐。

  当我把用蛇皮袋包裹的行李扛进宿舍时,同学看着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友好的笑了,而她拧开水龙头,我看着白花花的水流出时却哭了。那一股白色的流如同我生命的泉在涌动着,一种沁凉的感觉蔓延全身,滋润了久旱的心田。我不知道我的父亲看到这样的流水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哭了,因为感动。

  从满怀激情喜悦到这个校园,慢慢的又进入到平淡如水的生活,每天依旧三点一线,头也不抬的疾奔在路上。只是偶尔爬上图书馆后的办公大楼最顶层,站在高处,南昌这个城市的尽收眼底。滔滔的赣江水,广阔的前湖,以及城市繁华的夜景让我想起了故乡那满天星河的夜,同样的天空下,不一样的土地。故乡那片满是大石的土地让我觉得深沉厚重,而脚下这片红色的土地时常让我内心激情澎湃。

  同学用数码相机拍下了很多昌航美丽的图景,我央求他将相片洗一份给我。怀揣着那一叠厚厚的照片我踏上了回乡的火车,那一叠光影的记录在我怀里比一切都重,那不仅是一叠照片,更承载了一个世界。

  那一年的冬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雪,雪花让整个校园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茶花迎雪怒放,满树的繁华让人赞叹生命的坚强之余还能从那抹红中嗅到鲜活的气息。我拿着照片一一给父亲讲解,“这是学校的大门,门口停着的飞机,就是你时常看到的在天上飞的大鸟,停在地上好大咧!这是学校的图书馆,这是学校的天一湖,那湖堤旁满是鲜花,到四月花开的时候,白的是广玉兰,红的是杜鹃,整个校园跟花园一样姹紫嫣红的……”父亲不断点头,浑浊的眼里闪动着泪花,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断的嗯啊着,用那双布满老茧又粗又黑的大手不断摩挲着照片。

  “爸,你看,这是大家军训时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儿剪着齐耳的短发,一张张被阳光晒得红通通的脸笑靥如花。“这是大家学院书记在下大雪的时候给贫困生送棉被,南昌下好大的雪咧!”“恩恩,好啊,明儿拿去给老村长也瞅瞅。”大年夜,父亲喝醉了,微醺的他在篝火旁唱起了歌。“乱石岗的高山岗哎,一山更比一山高哎,穿过那蜿蜒的小路啊,在梦里回到我的故乡,故乡有什么啊,只有乱石岗,乱石岗下的茅草房,住着我的爹娘。”父亲的脸比篝火还红,他嘴里咕哝道,“这高粱酿的酒好啊。”我呷了一口浑厚的高粱酒,一股温而柔的味道从舌尖滑过直到喉咙底下,就像父亲那悠悠的歌声滑过夜空,在寂静的夜里回荡在乱石岗间,绵远悠长。

   照片在村里的小学做成了一堵照片墙,孩子们挤在墙边看那些照片,将自己的梦想写在纸上贴在照片旁。秋水共长天一色,腊月的雪景,盛开的茶花,三四月抽芽的香樟,鲜嫩的绿色透着生命的鲜活与希翼,红的桃绿的柳,和煦的春风吹绿了一湖水,那不是一张张图片,那是一个世界,与山里不一样的世界,照片是连接山里山外世界的桥梁,而昌航教会我成长,给了那群孩子希翼。

  故乡的鸟不来结果实了,如黄豆般大小的果实一串串挂满枝桠。采下一把放在嘴里嚼,酸甜的果实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芬芳。母亲说,走出山的人就如同红杜鹃飞走了一样,不会再飞回这片贫瘠的土壤,所以这种植物叫鸟不来。山下的茅舍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柔和的晨光让整个凉山沉在一片金色的祥和中,嘎吱嘎吱,我仿佛又听到了那古井里传来的歌谣。

   有一天,凉山的土壤上也会开出像昌航里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因为昌航的天空上飞回了一只红杜鹃。

  (编辑为巴黎网站大全文法学院101441班学生)

【打印正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